73zbb人氣都市异能 漢當興 起點-第四十章 議定對策推薦-gwq3p

漢當興
小說推薦漢當興汉当兴
说是照看鲁肃,但刘禅肯定也可能时时刻刻在鲁肃身旁待着的。
这只是如今北伐大计准备在即,眼下所有人都有自己要忙的事,刘禅在这会儿当属闲人一个,自然就是理所当然的接下了这个任务。
约是过了九个时辰左右,刘禅正在一席绢布上写写画画呢,突然之间有人来报。
“少主,那江东使者醒了!”
“嗯?”刘禅一下子便把笔给扔在了一旁,连忙起身就往鲁肃那里去了。
待到刘禅迈步走进屋内后,却是第一眼便看到了半靠坐着的鲁肃,虽然脸色还是苍白无血但是精神却是明显恢复了过来。
“子敬先生安好否?”刘禅一礼拜道。
鲁肃见此有些吃力的想要起身,却是浑身无力根本动弹不得,只能有些虚弱的点头道:“多谢刘禅公子关心,在下自觉尚可。”
“咳咳咳……”话音刚落,鲁肃就没忍住咳嗽连连。
刘禅心下有些感叹,想鲁肃堂堂江东大都督,昔年奔走于各方联络这才有了曹操赤壁的大败,却未曾想这才几年不见,居然竟是已经虚弱到了这般地步,真可谓世事无常。
不过虽然心中感觉可惜,但鲁肃始终不是自己人,刘禅有心想要延续一下他的寿数更多也是为了两家联盟为了老爹那匡扶汉室的愿望。
只是在鲁肃尚未转醒之前,刘禅便已经偷偷找过张机张老爷子了,想要问问具体的情况。
可得到的结果却是不尽人意,张老很明确的告知,鲁肃的身体已经是病入膏肓药石无救,至多也就剩下一年的命,甚至可能更少。
这所谓一年的命,也仅仅是在鲁肃彻底静养不在奔波劳碌乃至劳神都不行的状态,不然的话这个时间空是会越来越短!
刘禅无法,也只能是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心中却是对鲁肃这个江东大都督颇感遗憾。
别说一年了,就照着鲁肃现在这个状态,往来蜀中奔波,操心费神的为江东为其主孙权谋划,恐怕长此以往下去,连一个月都未必能够撑得住啊……
微微叹息一声,刘禅放下心中感慨,转而是直接开口问道:“子敬先生此番前来成都,却不知所为何事,我父已言明让我暂权,子敬先生大可直言相告。”
正平复喘息的鲁肃听见刘禅这话后,虽然心中觉得这种事还是要跟刘备或者诸葛亮商讨才算正式,可问题在于他现在这状态,起身都麻烦难道还要劳烦人家益州之主来主动见自己不成?
鲁肃一瞬间便放弃了这种天真的想法,朝着刘禅微微点头道:“既是如此,那在下也不瞒公子了,此番在下亲至成都拜会,正因皇叔于我主乃是共同进退的联盟,而如今曹丕倒施逆行为天不容,故而在下特意代我主前来,邀请刘皇叔出兵同伐假帝曹丕!”
假帝?
刘禅猛地愣了一下,他还真没想到江东给曹丕居然定下了这么一个名号,倒还真有点意思。
天子暴毙死得不明不白,曹丕却在此时突然篡汉称帝,言之为假倒也没错,看来孙权起兵之意的确为真而且好似还挺急切的。
刘禅微微点了点头,当下便是笑道:“我父与车骑将军本为盟友,两家都需要面对共同的敌人,故而在下觉得汝主之意我父应是会考虑的,不过在此之前还请子敬先生暂且休息,此事还需吾去通报才是。”
“这是自然,子敬也便不耽误刘禅公子了。”鲁肃勉强抬手一礼,刘禅还礼告辞,却是脚步不停歇的寻老爹刘备去了。
“出兵伐魏?这不正好契合了我等北伐的计划?”刘备听完刘禅的回报,挑了挑眉有些兴奋的说道。
北伐越早便是刘备越想看到的,现在既然江东有所请,那刘备原本被压制下去的心思却是又活泛了起来!
“吾儿,你觉得为父应不应该同意孙权的建议,与他江东同时出兵,须知若是真如此两面牵制,再加之我等大敌曹丕小儿如今又做出这等失智之举,如此当大有可为之机!”
刘备搓着手是越发的兴奋,显然是被鲁肃的此番来意给带动了起来,毕竟前后两次的风波事情,的确是让他很那再压抑北伐攻曹之心了。
“父亲何故如此焦急!”刘禅笑了笑道:“父亲可是忘了儿先前说的那些话不成?”
“先前说的话?”刘备猛地露出了几分疑惑的神色,但却又是瞬间便反应了过来:“我儿说的是三家之中最先打算动手的必是曹丕小贼,且应是会在我两家之前便有所行动的这件事?”
“没错!”刘禅肯定的说道:“父亲须知那江东孙权此番虽然意图联合出兵,但实际上却并非是什么好意!再我益州与曹魏相安无事多年的情况下,孙权想要借此机会来让我方与曹魏之间产生新的仇怨,这难道是心怀好意?
虽然父亲所行之念本质上便是于那曹魏背道而驰,但争霸天下的大事,又岂是几番仇怨可以左右的!就说近些年来这天下发生的最后一次大战,便是曹魏与江东之间的血战,那一站江东式微差点没有覆灭,而江淮一地在曹操亲至之前,却同样是被孙权压着打毫无还手之力,损失之惨重比后来的江东略有不如却也不差多少,有此新仇积怨在,试问这天下三分中的仇恨怨由是还有什么比曹孙两家更深的!”
听到这里,刘备颇为赞同的点了点头道:“我儿的意思为父明白,此番孙权相邀看似是携手破曹但却同样打着分担仇恨的意图,拖我等下水来给他江东创造新的机会!”
“没错!”刘禅肯定道:“父亲所说正是儿所想表达之意,须知所谓的盟友,不过是为了对抗势大不可力敌之人而暂且联合的敌人罢了,归根结底父亲与江东孙权之间,敌人的这层关系却是一成不变的!”
“暂且联合的敌人……”
刘备稍作沉吟,心里却是十分赞同儿子刘禅的话。
须知天下三分诸侯,看起来目前是孙刘两家联手抗曹,可这完全是建立在曹魏势大不可挡一家难以对抗的前提之下,有此孙刘两家才会保持联合的状态。
可倘若这等平衡被打破,那所谓的联合其实就跟玩笑话没什么区别,单反是利益所在纵使还有联盟的制约又能怎样,该下手的时候谁都不会手软,这种事换了刘备自己也是一样,哪怕他一向是以仁义为名,但有的时候仁义却也并非是完全适用在任何地方的……
圣尊少年
“那依我儿的意思,为父便是回绝了那鲁子敬,不与江东联合出兵伐曹?”刘备疑惑的问道。
然而面对此问,刘禅却是大摇其头的说道:“恰恰相反,依儿之见,父亲不仅不要拒绝,反而还应该是同意孙权的请求,答应他我等与他一同出兵伐曹,但却不能就如此简单的答应!”
面对刘禅的回答,其中的含义如何,刘备心下疑惑。
只不过还没等刘备发问呢,刘禅便是先一步解释道:“父亲答应与孙权协同出兵,同时也要向江东索要些钱粮以供我军出兵之用,然父亲却要记住,答应归答应,但却一定不要商定出兵的时日,只需议定会全力配合即可,同样也做出一些调兵的动静来让孙权相信,这一点刚好有北伐的准备为用。
黑白幽默
只消孙权半信那父亲的目的也便达到了,往后就是静等着曹孙两家的大战开启,而父亲便可趁着他们双方你死我活的交战之际,趁势行北伐大计出凉州匡扶我大汉江山!”
刘禅大手一挥的又接着说道:“总之便是一句话,父亲您演好一场戏让孙权相信我等会协同出兵,同样也要尽力遮掩让曹丕尽少察觉我等的动静以便麻痹其人,而后便是趁着曹孙双方拼个你死我活之际,父亲却趁机坐收渔利,进可以雷霆之势竟取关中之地,退则亦可保凉州诸君归于父亲之下,得充沛战马资源以弥补我蜀中荆州两地骑兵稀缺的问题!”
“大善!”刘备猛地合掌而笑道:“我儿这番言论当真是说的为父心动不已啊!”
“父亲谬赞,此不过是儿的一番见解罢了,一人之言不可定,还请父亲相召老师及孝直先生等人一同再行商定才是,儿此番言论也仅仅只是个设想,真能否应用于现实却还需多多打磨考虑才是!”
面对老爹的夸赞,刘禅可没有沾沾自喜的想法,反而他很清楚自己距离真正的顶尖谋者到底还有多少的差距。
而这些差距靠的可就不是努力了,而是那虚无缥缈的先天之才,这也是刘禅无法企及的东西。
但人要知足,先知先觉犹在刘禅也不会多求什么,虽然这历史走向已经被自己这只小蝴蝶给扇的面目全非,但是有些东西可以改变但是有些东西却也同样是到死都不会发生变化的!
看着如此谦虚的儿子刘禅,刘备心中满意的不能再满意了,当即便是点头应道:“好,为父便依禅儿的意思,这便将孔明孝直等人唤来一议!”
刘备说到做到根本不带有犹豫的,这关乎到他心心念念的北伐大事,若是因为拖延而耽搁了最恰当的时机那才想哭没地方哭去……
如此,一场由鲁肃转醒刘禅牵头的议事,便又是在这入夜时分在大殿之中展开了。
此番参与的人数依旧不多,诸葛亮法正刘禅三个老面孔除外,也就是多了黄权并张松二人罢了。
将此二人叫来,刘备自然是有着自己的考虑,须知以前商定一些过于机密的事情时,不叫这些新降的益州士东州士来此,便是因为忠诚也有个区别。
现在两年多近三年的时间已经过去了,这忠诚的观察也同样是有个限度,一些能力足够忠诚表现可信的人才,自然是逐渐进入了刘备的视线当中,一些过于机密的大事商定,也自然是少不了这些人的身影参与其中。
此等变化刘禅看在眼中乐在心里,其实他早就想要跟老爹建议扩充一下真正的核心智囊团了。
可老爹总是以还需要观察观察这个借口来回避,现在终是扩充了人手,刘禅不仅不会有什么意见反而还是巴不得如此。
要知道一人力有尽穷时,众人拾柴火焰高,要说不考虑到曹孙两家的问题,但是只在益州内施政谋智,那诸葛亮加上法正却是足够足够的了,甚至刘禅也能完全的独当一面。
但要说涉及到这争霸天下的大事,需要考虑的方方面面数不胜数,各种各样的限制条件好坏收益等等,却又不是三三两两几个人便能够彻底做到万无一失的。
虽然人言多则失密,可既是连老爹都已经点头答应了,那刘禅难道还有怀疑老爹看人眼光的必要吗?
这些年跟在老爹身边学了不少的东西,可刘禅却从来不曾觉得自己在识人之明的这方面有超越老爹的地方。
他能够将费祎董允,蒋琬邓芝等人提拔起来,让他们提早的为益州为大汉发挥热量,这靠的可不是识人之明而是刘禅的先知先觉。
然而不论是庲降都督邓方亦或者梓潼太守霍峻,甚至是张翼,张嶷等人却尽皆都是老爹发掘出来的人才,这等眼光看人之能却是刘禅怎么也学不到精髓的……
此番议事的结果很明显,甚至过程都没有发生什么曲折离奇的地方,顺畅的一匹。
后来的几人在听了刘禅的建议之后,都表示十分赞同,大致上完全不需要做出什么更改,仅仅只是在小的细节上面给出了一些不同的看法。
比如刘禅说索要的钱粮之数,这在诸葛法正等人眼中就有点小孩子气的意思了。
须知大军调动粮草先行,与曹魏作战自然不是小打小闹的,刘禅开口索要十万石粮草那够什么的。
蜀中调动军卒为战,那当然不可能只动个什么三五万人这般小数,不说五十百万这等夸夸虚假,但一二十万总归是没差。
十万石粮食够什么的,二十万大军一日人吃马嚼的消耗就得需要万石左右的粮食草末。
而此番北出攻曹益州这边跋山涉水走栈道不说,就算是荆州北上容易,那这粮草的消耗也不是那么简单的。
十万石小家子气,若不换成一百万石粮草之数,都恐怕江东孙权会怀疑益州到底有没有真心出兵的想法,不然的话在面对曹魏强敌之余,又怎么会只索要区区十万石粮草这么小的数目。
就算不怀疑出兵与否,那也定是会揣测是否为虚张声势以作假象,坐看他们江东跟曹魏之间鹬蚌相争益州好从中渔翁得利!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虽然刘禅等人本身就是这么打算的,可要是让孙权看出来就不一样了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