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953爱不释手的玄幻小說 與家人一起走過的歲月 起點-第一百零八章 月兒的心思展示-husqb

與家人一起走過的歲月
小說推薦與家人一起走過的歲月
中午,他们三个小仙家从公园里回来,就洗手准备吃饭。
君兰今天很兴奋,这是她来广南最高兴的一天,她洗完手就去摆筷子端莱。
一点不受约束,好象是自己的家一样,自由自在,她跟润姐商量说:
重生嬌妃:王爺,別太殷勤 玉娥
“我喊方叔好,还是叫干爸干妈的好,我想听听你的意见。”
紫绝天下 泠墨然
“这要看你的心情而定,你认为方叔对你象亲生女儿一样,你就可喊干爸啰!”
“方叔和阿姨都喜欢我,我就把他们当成自己的亲人,我决定了。”
君兰来到王寒身边轻声细语地说:“干妈,你看我这头发长一点好,还是剪短好看。”
“嗯,我看闺女啊,秀长一点好看,就跟干妈一样,不过这是我的观点,仅供参考。”
这时月儿也插了一句:“按照君兰的脸型,还是长一点好看。”
“宁月姑姑的短发也好看,很有气质。”
“头发是根据人的脸型来设计的,也不是千篇一律。”宁月看着君兰说道。
“妈,舅让我搬回去住,我也准备搬回去,我一想,你一个人在家也很孤独。
是我对不起你,我没有顾及你的感受,我不是孝顺的女儿。”
“润润啊,妈不怪你,女儿长大了总有一天都要飞走的,你也不要自责。”
王寒站起来:“君兰,润润下厨房,我今天教教你们做莱的绝活。”
“好呀!我们都跟着干妈学学厨艺,润姐走啊!”君兰一笑一蹦很天真。
王寒带着小的门去做饭了,客厅就剩下月儿坐在那里发呆,她喜欢单独跟方乐在一起。
并且有说有笑很开心,平时很少讲话。其实月儿内心世界里很孤独。
她生活在这个圈子里,没有感到丝毫幸福感,因为她内心很苦。
方乐在房里坐了很长时间,主要是想把“与家人在一起走过的岁月”写完本。
这时,他从房间里走出来,泡了一杯咖啡给月儿,月儿非常开心。
“哥,你也不要太赶了,该休息还得休息,劳逸结合。”
“说是这么说,但我就只有这么个星期天可写,其他时间要上班工作。”
“那也是,哥,今天我发了工资,给你和嫂子每人买了件衣服,前天与润润一起去的。”
“你花那么多钱干啥,我有衣服。月儿另外我给你讲件事,我公司行政部有一经理离异。
身边有一个男孩在中山市上大学,年龄跟你差不多,人比较老实忠厚。
长相也挺帅,我看你们挺合适,要不我约他过来看看。”方乐很认真。
“哥你别说了,我这辈子对任何男人己经不感性趣了,除掉你。”
“月儿,你何苦呢,不要太执着了,有个伴,我也放心,最起码你不会孤独。”
月儿喝了口咖啡说:“不是我执着,是我这心里容不下除你之外的任何人。
你叫我怎么办,我也很无奈,我也知道你讲的话很正确,可是我……”
“月儿,我让润润今天搬回去和你一起住,让你有个伴讲讲话,润润是一个善良的孩子。”
“刚才润润也跟我讲了。哥谢谢你的良苦用心,我不怪你,是我的命不好!”
“月儿,你不能这么想,今后的路还很长,要坚强点,不能屈服于困难。”
这时,王寒在厨房里喊,“吃饭了!”
“今天肚子实在是大饿了。”小雨从房间里赶出来说,并主动端莱上桌。
不一会,经过三个小仙一起努力,桌子上的莱己全上齐。大家按照位置坐好。
“晚上不喝饮料了,都吃饭吧,君兰吃饭尽量早点回去,搞晚了不太好。”方乐对大家说。
“我不外出,喝点饮料行不,老爸!”小雨这个大仙总是不按常规出牌。
方乐也拿他没办法,并说:“我们吃饭,不管他,让他去喝。”
“小雨,你肚子喝那么多水,等下吃饭你吃得下吗?”润润虎了他一下。
“好,好!我不喝听润润的,谁叫我跟她是龙凤胎呢,哎,这个小妮子,真是到霉!”
说完大家轰堂一笑……
吃吃喝喝说说笑笑,时间也过得真快,天色渐渐暗了下来,街上路灯也亮了起来。
方乐把君兰送回了家,刚到楼下,就碰上月儿到垃圾。
方乐马上把垃圾接过来,扔到圾桶。然后回来关上门,他发现月儿站在原地不动。
“哥,我决定不在这地方呆了,我准备到深圳那边去打工。
那边有苏雪,苏云,我的心情会好些,这边苏润己经容入到了你们的生活之中。
我不想撤散你们,我看得出润润喜欢小雨,这是好事。”月儿己经哭了。
方乐看到这里,心里非常难过:“月儿你太苦了,在这种情况下,你还考虑哥的家庭。
我不同意润润与小雨的事,我不能害了润润一生的幸福。”
方乐禁不住拥抱了宁月:“月儿哥对不住你,哥帮不了你呀!”
月儿哭得更是梨花带雨:“哥这不能怪你,只能怪月儿的命不好,我只能认命。”
月儿哭了一会,情绪得到释放,现在好多了,不一会又笑着说:“哥,上去试衣服。”
和亲之忠犬求婚记
末日之精神病院 傷心小箭之麟少
方乐与月儿一起上了楼,月儿拿出了买的服装:“嫂子,你过来试下衣服,我前天上街给你买的,看看合不合身!”
王寒笑滋滋地过来了:“妹妹呀,怎么好意思让你花钱呢。”
王寒对服装这块非常内行,以前她是专职做服装生意的,什么样质量服装到手就可认定。
“妹妹呀,你这款服装很时尚,面料是半毛的,价钱不底,可能在三四块钱左右。”
“嫂子你好眼力,我真的很配服,你是怎么看出来的。这款衣服是润润挑的。”
“我也是乱挑的,我就看着这服装顺眼,谈不上技术含量。”润润格格地笑了起来。
“月儿,你嫂子曾经做过三年的服装生意,润润也有这方面的天赋。”方乐接着说:
“润润啊,如果数十年前,我找到你妈,那里也就可显身手了。”
监狱风云
“舅,那你为什么不找到我妈呢?”润润瞪着一双美丽的大眼睛望着方乐。
方乐无语,也许,一切事情都是命中有按排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