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1wnh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小說 法爺永遠是你大爺 起點-663 捷足先登分享-qi9a6

法爺永遠是你大爺
小說推薦法爺永遠是你大爺
灵魂意识是一个人最重要的‘部位’。
可以这么说,肉体死了,还有灵魂,正常情况下,可以到冥界生活数百年之久。
如果努力在冥界工作,增强自己的魂力,说不定会能得到冥神的赏识,让你有重新投胎的机会。
但如果灵魂没有了,就是真的没有了。
另一个原因就是,人的灵魂是很脆弱的,如果不是专修灵魂能力的人,随便让外人进入到灵魂中,很容易被外人损坏灵魂。
就像是个小孩子,闯进了玻璃房里一样。
随便动动,都能损坏到脆弱的玻璃家具。
况且,灵魂意识中会有很多隐私,好的坏的,不能为人知的等等。
如果不是极相信对方,正常情况下,外人进到灵魂中,就是在不停地翻阅你的过去。
丝特芬妮身为公主,未来的女王,可谓是位高权重,一般这种人,考虑问题都是很极端的,而且会极度不信任人。
所以……罗兰居然能接触丝特芬妮的灵魂意识。
这事在青鸟夫人的眼里,怎么看都不对劲。
不过她也不是爱多嘴的人,既然想着抱未来女王大腿,有些话,有些想法,就不能说出来。
她听到丝特芬妮说‘果然如此’后,便站了起来。
丝特芬妮有些惊讶地看着她:“青鸟,你怎么了?”
青鸟夫人微微一笑:“我突然想起有些重要的事情需要处理,所以就先告辞了,亲爱的朋友。”
丝特芬妮想了一会,说道:“好,那我就不送你了。”
“我明白的。”
青鸟夫人微微弯腰,也向罗兰点头示意,随后盈盈离开了房间。
等人走后,罗兰坐到丝特芬妮的对面,问道:“关于侵袭,你似乎知道一些隐情?”
“嗯!”丝特芬妮点点头:“前段时间,我去了王陵祭奠祖先,进到了到内墓中,然后看到一个身上发光的女人向我走来。”
发光的女人?
灵魂?
罗兰想了想,说道:“接下来呢?”
丝特芬妮捂着自己的脑袋,继续说道:“她长得和我有些像,最后钻进了我的身体里。事后我向旁边的人询问,结果他们都没有看到那个女人,也没有发现任何异常。”
认知干涉?
还是说,真只有丝特芬妮看得到那个女人?
罗兰想了会,说道:“你的灵魂意识中,有一小片的区域被侵袭了。但很奇怪的是……侵袭并没有继续下去,我进去看的时候,发现侵袭暂时停止。”
“这是好是坏?”
—————
“不清楚。”罗兰想了想,说道:“要不你也到自己的灵魂意识中看看?”
丝特芬妮无奈地耸耸肩:“我可不能像你那样,可以看到自己的灵魂意识空间。”
“我可以带你进去。”罗兰看着对方的眼睛,真诚地说道:“只要你愿意相信我。”
“当然能相信。”丝特芬身体微微前倾,双手放在桌面上:“我应该怎么做?”
“把手给我就行了。”
丝特芬妮依言把右手放到了罗兰的面前。
而罗兰伸手捏着她的手腕,随后他的精神意识顺着两人的手,钻进了丝特芬妮的灵魂意识中,顺便地用自己的精神力量,裹挟着丝特芬妮的精神意识沉浸入自己的灵魂世界里。
巨大的金字塔顶上,罗兰拉着丝特芬妮的手突然出现。
随后他放开丝特芬妮的手,说道:“好了,可以睁开眼睛了。”
灵魂意识,是没有实体的。
其实‘睁眼’这样的操作本应是不存在的,但人类的意识很奇特,即使灵魂是没有形状的,但它依然会把自己变成肉体的模样。
这是一种本能习惯,自我知识的具体表现。
同样的,灵魂其实是可以360度的观看周围环境的,但出于作为‘人身’的本能,大多数人的灵魂,更习惯只看眼前的事物,没有经过训练的灵魂意识,也只能‘看’自己眼前的事物。
同样的,灵魂‘睁眼’,也是一种象征性更大于实质性的动作而已。
听到罗兰的话,丝特芬妮的精神意识睁开了眼睛。
她先看到自己站在一座高台上,周围除了罗兰,并就没有任何其它东西。
而在更远的地方,只是空空的天空,以及白云。
只是在西边的天空那里,有一大区域被染成了红色,大量的闪电在这红色的区域中闪烁游移。
丝特芬妮看看周围,忍不住叹道:“这就是我的灵魂世界吗?”
她走到高台的旁边,看着下方深不见底的深渊,再看看远处,问道:“这是座金字塔,代表着什么意思?”
“估计是权力也不安全感吧。”罗兰想了想,说道:“但我也不太懂心理学,只能随便乱猜。”
权力吗?
丝特芬妮点点头,这确实是没有错的,未来的王座,必须由她来坐,如果有人敢抢,她就敢杀人,就这么简单。
阿黛 糖拌饭
随后她将视线看向远处的红色区域:“那里就是你所说的,被侵蚀的地方吧。”
罗兰点头:“就是那里。”
“哦,似乎没有什么了不起嘛,和我的灵魂世界相比,那红色的区域太小太小了。”丝特芬妮呵呵笑了声。
罗兰摇头:“话不是这么说的,它现在小,谁敢说未来它就不能继续长大?当红色区域的范围超过你灵魂一半的时候,就不会再是由你来主导自己的身体了。到了百分百,甚至你连自己的意识都会消失,完全变成另一个人。”
丝特芬妮听完后,表情也没有任何紧张。
她反而向周围看看,问道:“不是说灵魂意识中,能看到很多关于本人的隐私吗?我怎么什么都看不到?”
罗兰蹲下身子,右手用力一插,直接从高台上‘抠’出一块石砖来。
随后他捻碎了这块石砖,同一时间,丝特芬妮就看到了很多片断。
我欲逍遥 圆梦华夏
是她刚结婚的时候,和丈夫行房事的过程画面。
白花花的两人扭来扭去。
她的脸色当场就红了,瞪着罗兰说道:“你这是什么意思?看我笑话吗?”
罗兰无奈地耸耸肩:“我只是随便拉出来的,谁知道你和前夫的事情,在心灵记忆中,堆放在这么上位的地方!”
“我看你就是故意的。”丝特芬妮不爽地哼了声,随后问道:“关于那块红色的区域,你有什么办法消除吗?”
“难,我不是专修灵魂系的魔法师。”罗兰解释道:“况且那片区域中,没有敌人,你只是被它的灵魂力量侵蚀了,凶手在别的地方。”
“王陵里?”丝特芬妮右手轻轻按着自己的脸,思考起来。
罗兰则趁着这机会,打量着周围的景色。
每个人的灵魂意识都是不一样的,像安多娜拉的灵魂意识,无论何时何地,都充满了阳光。
处于海边的小房子中,挂着一张张罗兰的画像。
至少有三千张以上。
绝代风云 孤烟扫影
从这里就可以看出,安多娜拉的心中,谁最重要了。
但丝特芬妮的灵魂意识中,却找不到与其它人有关的东西。
按理说,只要是性格正常的人,总会有一个相当重要的人,或许是亲人,或者是朋友。
至尊小厨神
难道是在底下的金字塔里藏着。
罗兰想了想,没有去深究,这毕竟是别人的隐私,能不看就最好别看。
很快,丝特芬妮从思考中醒来,她问道:“罗兰,如果我带你去王陵,你有多少把握可以把凶手找出来。”
“不敢保证。”罗兰耸耸肩。
“那无所谓,总比干坐着强。”丝特芬妮深深地吸了口气:“我突然发现,这样子聊天的话,几乎不用担心说话的内容被第三者知道。罗兰,以后你有什么事情,完全可以在灵魂意识世界中,和我说。”
罗兰摇头:“提议很有意思,但这并不是个好的办法,”
“为什么?”
“因为你的灵魂力量太弱了,我现在尽量压抑自己的灵魂波动,这才没让你感觉到难受。”
“那以后就继续这样啊。”丝特芬妮理所当然地说道。
罗兰摇头:“一两次没有问题,但次数多了,我的灵魂波动碎片就会在你的灵魂世界中散落地越来越多,最后你会被我的灵魂碎片影响,性格也就会渐渐变成与我相似,最后甚至相同。这也是一种侵蚀,明白了吗?”
“太可惜了。”丝特芬妮颇是遗憾地摇头:“那么罗兰,你有时间帮我去王陵那边看看情况吗?”
“当然没有问题。”罗兰点头。
丝特芬妮轻笑起来:“谢谢你了,我不会让你白做的,钱……”、
“不用。”罗兰摆手打断了她:“我们是朋友,这样的事情能帮就帮,不需要给钱,太生分了。”
丝特芬妮看了他一会,轻笑起来:“是的,我们是朋友。”
两人从丝特芬妮的精神世界中退出来,后者刚想站起来,就发现有些头晕,又一屁股坐回到了椅子上。
罗兰对着她使用了一个‘清醒术’,说道:“休息一下,你的灵魂太弱了,在里面待了这么长时间,肯定会有些不舒服的。”
丝特芬妮双手按着自己的太阳穴,缓缓说道:“看来以后我得找个时间好好锻炼一下魔法才行了。”
丝特芬妮也是个法师,但和罗兰没得比。
丝特芬妮是偏科型选手,八大学科,她只有塑能系一门能考六十分,其它七科全是零蛋。
相比之下,罗兰塑能系和空间系都能得到八十分左右,其它六科也都超过及格线。
她按了一会后,感觉脑袋舒服多了,便问道:“对了,我派出去的少爷们怎么样了?”
“挺听话的。”罗兰笑道:“正在接受我们族中专业人员的指导,想必半年后,你们会看精神面貌改变极大的他们。”
开玩笑,那个大熔炉,连废渣都能炼出钢来,让一群贵族少爷兵改改精神面貌,还是能做得到的。
“我还听说,你们弄了很多魅魔,还有什么魅魔契约?”
罗兰本来有些无聊的,见丝特芬妮主动谈起此事,便兴奋地说道:“你情报挺厉害的嘛,这才多少天就知道了。怎么,法兰斯王室愿意接收魅魔?”
“当然不!我们对魔族没有什么好感。”丝特芬妮立刻拒绝了:“我只是好奇,你为什么不契约一个,听说魅魔很有魅力的,你不试试味道?”
罗兰用一种看待沙雕的眼神看着她。
这使得丝特芬妮深身不舒服,好一会后她无奈说道:“我知道了,一定是安多娜拉太好了,太漂亮了,你现在心气高,看不上魅魔了。”
罗兰还是没有说话。
其实根本不是这原因,罗兰也是男人,正常男人有的小心思他也有。
錦繡嫡妃:絕色王爺賴上門 墨清舞
極品秀才
他也会觉得魅魔很有魅力。
但问题在于……自己有两个女人,再多下去,自己的肾真受不了。
见罗兰不说话,丝特芬妮站了起来:“我感觉现在身体舒服多了,一起去王陵一趟吧。”
“行。”
法兰斯王陵在王城西边的郊区,座落在一个‘U’型的山谷里。
入口有重兵把守,而山谷峰顶上,也常年驻扎有两支部队。
一支是正常的步兵,只是相当精锐,另一支就是精锐弓手了。
进到入口后,马车顺着青石板路往里走,路很直,周围也有很多漂亮的树木和草丛。
大约走了十分钟,马车停了下来。
罗兰跳了下来,看到马车前是高耸的巨大山体。
山体很直很直,峰顶到山脚几乎是垂直的,而在山体的中央,有一扇巨大的黄色铜门。
很多人第一亮看到,便会以为这是个金子做成的大门。
门很大,宽度大概有一百米,高有两百米左右。
这玩意就是个巨兽,普通人根本不可能推得开。
罗兰端详了一会这金色大门,然后看出来,这玩意其实是铜。
纯铜没有生锈的时候,就是金色的。想必是用了魔法手段保证金属不会被氧化。
而在大门的附近,有两条小型的士兵哨所。
见到丝特芬妮和罗兰,立刻有人小跑下来,走到丝特芬妮面前,弯腰喊道:“大公主冕下,你怎么又来了?”
“我就不能来?”丝特芬妮看着对方,语气相当不好:“我要进去,开门。”
“小人不敢。”这士兵单膝跑下,紧张地说道:“大公主,王陵中已经有人进去了,按照我们的收到的规矩,非祭祀时间,一次只能进去一个人。”
丝特芬妮瞪着这士兵:“是谁?”
士兵吓得动都不敢动:“三王子。”
愣了好一会后,丝特芬妮哼了声,说道:“我就看看老三在捣什么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