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059o超棒的玄幻小說 在艾澤拉斯大陸作死的日子討論-第一千八百二十四章:陳.薩爾.風暴烈酒(一)相伴-7wbnx

在艾澤拉斯大陸作死的日子
小說推薦在艾澤拉斯大陸作死的日子
陈.风暴烈酒曾经无数次梦想俘虏萨尔,用尽一切手段折磨他,以出心头之恨。
但真正俘虏了萨尔,陈.风暴烈酒才发现,这是一块烫手的粘糕。
萨尔被俘虏的消息刚刚传开。
先是赞达拉帝国的神王拉斯塔哈派来了使者,声称萨尔是伟大的救世主,一次又一次拯救了艾泽拉斯,让陈.风暴烈酒好自为之。
紧接着,星界财团的节点亲王哈拉迈德托人带话。
宣称萨尔是艾泽拉斯道德品质最高尚之人,劝陈.风暴烈酒不要一意孤行,与整个宇宙为敌。
还没等陈.风暴烈酒缓过气,红龙女王派使者送来了一封信。
在信中,红龙女王讲述与萨尔共同抵抗燃烧军团的经历,承认萨尔是艾泽拉斯伟大的救世主,如果陈.风暴烈酒继续执迷不悟,奥格瑞玛将迎来红龙族的怒火。
之后的几天,鱼人,狗头人,豺狼人,熊怪,猛犸人,海象人,潘达利亚的锦鱼人,猢狲等等。
重生之天才神棍 鳳今
艾泽拉斯几乎所有种族都派出了使者,指责陈.风暴烈酒俘虏萨尔,等于毁灭艾泽拉斯,罪不可赦。
陈.风暴烈酒头都大了,找来卡德加诉苦:
“我听说神王拉斯塔哈被萨尔欺负惨了,连王后都死了,他怎么会替仇人说话?”
卡德加面无表情道:“动动嘴皮子就能卖个人情给萨尔,是拉斯塔哈自作聪明之举,你不必理会他的态度。”
“可是星界财团呢?”陈.风暴烈酒暴躁的吼道:“他们怎么和萨尔扯上关系?”
卡德加表情凝重道:“星界财团是一个走私组织,萨尔担任大酋长之际,把大量艾泽拉斯的珍贵矿产,还有成千上万的人口秘密卖给星界财团,双方是互利互惠的关系。”
“也就是说萨尔出卖了艾泽拉斯的利益?”陈.风暴烈酒不服气道:“萨尔能做的,我也可以。”
卡德加摇摇头:“萨尔可以去做,因为他是伟大的救世主,所做的一切都是拯救艾泽拉斯。”
“那么红龙族呢?”陈.风暴烈酒咬牙问道:“我听说在海加尔山,萨尔联合燃烧军团,坑死了红龙族大半族人。”
卡德加谨慎的说道:“红龙女王另有阴谋,这不是我们能揣摩的。”
陈.风暴烈酒几乎出离愤怒,暴躁的吼道:
好萊塢教
“那些鱼人、豺狼人之类的低等种族,他们凭什么为萨尔说话?”
卡德加抬起头来,寒声道:“因为他们惧怕,这些种族有很多差点被萨尔灭了族,备受欺凌和压迫,他们怕不替萨尔说话,待有一天萨尔重新崛起,会遭受无穷无尽的报复。”
“难道他们就不怕我的报复么?”陈.风暴烈酒狠狠的拍着桌子,觉得自己还是太仁慈了。
卡德加笑道:“大酋长,不必担心,这些种族最多派使者为你施加压力,绝不会真的为了萨尔与您为敌,我有一个建议。”
奥格瑞玛门口,支起一口巨大的锅,热油烧得滚烫。
陈.风暴烈酒当众宣布,想要拯救萨尔很简单,只需要跳入大锅中,表明决心即可。
如果萨尔真的是救世主,那么艾泽拉斯一定会施加保护,毫发无损。
消息传开后,几乎所有种族都闭上了嘴巴。
正如卡德加分析,大家都只是动动嘴皮,没人真的会为萨尔做什么。
陈.风暴烈酒忍不住洋洋得意,只用这么简单的法子,让所有人知难而退。
接下来只需要考虑如何折磨萨尔。
陈.风暴烈酒和卡德加都没有料到,艾泽拉斯的野心家实在太多了。
尘泥沼泽东南部,靠近奥妮克希亚巢穴的位置,有一处聚集地。
多年前,有不少人类跟随吉安娜跨过无尽之海进入塞拉摩。
因为吉安娜的统治不利,塞拉摩成为了人渣和海盗的集结地,混乱不堪。
有些人不堪忍受,于是逃出塞拉摩,抱团聚在一起。
后来,和平之鸽无法在东部王国立足,不少人乘船来到尘泥沼泽,改头换面加入了聚集地。
最是木槿香 木樨花殇
考尔特斯原本是和平之鸽的一名高层人员,靠着欺骗贵族少女去奥格瑞玛暗巷区,过上了一段养尊处优的生活。
可惜好景不长,和平之鸽接连受到打击,考尔特斯见状不妙,卷走了金银细软逃到塞拉摩。
一路上被海盗狠狠敲诈一笔,丢掉了所有财物,总算是幸运的逃得性命。
得知萨尔被陈.风暴烈酒俘虏,考尔特斯意识到这是一个绝佳的机会,去找老朋友玛科洛克商量。
玛科洛克是一名手段高超的刺客,早年是黑石兽人酋长雷德·黑手身边的红人,雷德死后,玛科洛克投靠了部落,后来成为加尔鲁什.地狱咆哮最信任的亲信之一。
小兵野史 累中遊
加尔鲁什.地狱咆哮丢掉大酋长之位后,早有准备的玛科洛克假死脱身,逃到了尘泥沼泽。
“大喜,大喜。”考尔特斯欣喜道:“萨尔被陈.风暴烈酒俘虏了,这是我们重新崛起的机会。”
玛科洛克喝着苦涩的蘑菇汤,盯着眼前的人类,漫不经心问道:
七夜宠妃:王爷,我要休了你 青烟袅袅
“我怎么看不出这是机会?”
考尔特斯兴致勃勃道:“陈.风暴烈酒无论是手段还是残忍,都比萨尔差远了,更重要的是,他没有得到圣光军团和燃烧军团的支持,缺少根基的他无法久坐大酋长之位,我猜测,这大酋长依旧是萨尔的,若我们在萨尔最艰难之际伸出援手,岂不是立下了大功?”
玛科洛克眼珠一转,转过身道:
“绝对不可能,虽然我是兽人中最优秀的刺客,迦罗娜只是我的手下败将,但我绝不会冒险救出萨尔。”
那青春,消失在雨季 秦时风
考尔特斯稍稍一愣:“我可没有让你救出萨尔,咱们成功洗脑了聚集地这群傻瓜,相信萨尔是伟大的救世主。只要说服和要挟双管齐下,让他们去奥格瑞玛送死,之后萨尔获救,我们就是功臣,即使赌错了,也没有任何风险。”
玛科洛克心动了,咧嘴一笑道:
“只赚不赔的买卖,别人送死,我们立功,为何不做呢?好,就这么办。”
奥格瑞玛,热气已经减退,陈.风暴烈酒的心却泛起阵阵寒意。
得到了消息后,陈.风暴烈酒登上城门。
只见城门口聚集着上千人。
多数是人类,也有矮人、侏儒、牛头人、巨魔等种族,高喊着口号,要求陈.风暴烈酒释放救世主萨尔。
其中一位牛头人最先做了表率,脱得精光,登上了高台大喊:
“为了艾泽拉斯,为了伟大的救世主萨尔,我以死抗议。”
勇敢的跳入了滚烫的油锅中。
这才是刚刚开始,每过五分钟,就有一位勇士跳入油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