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1yaz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說 洞螟 txt-第七百二十一節 塗山與女嬌讀書-m5w3u

洞螟
小說推薦洞螟
器灵并非专属于圣胎境修士的心器,只要愿意哪怕是一件普通法器,也能够强行添加上一个器灵。
黄庭道主
之所以说是强行,因为一般情况下根本没有这个必要。
毕竟,除了像炼狱峰、灭日佛盒这样的特殊法器,一般法器的能力都不咋地。
在一个能力本就一般的法器上,嵌入一只器灵。
形容起来就好像用汗血宝马去犁地耕田一般,不是不行只是付出与回报不成正比。
除此之外,器灵本身也有缺陷。
本身强大的器灵,外加能力不俗的法器。
两者相加固然有着不错的效果,不过修士也需要随时承受器灵反噬的风险。
除了少部分伴生灵体之外,大部分器灵都是以强大生灵为基底,被修士强行嵌入法器的。
器灵与修士之间的关系虽为主仆,但是想让器灵听话的关键,还是需要使用者以强大实力镇压。
一旦让器灵感觉到使用者孱弱的一面,它八成会做出反噬的举动。
师弋不知道其他人是怎么想的,但是器灵给师弋的感觉。
就像是在用屁股去堵,一座随时可能喷发的火山口一般。
天有不测风云,没有谁可以将实力一直保持在巅峰状态,师弋自己也不敢打这个包票。
如果在处境艰难之时,器灵这内鬼抽冷子,再给自己来那么一下狠的。
那就不是雪上加霜那么简单了,搞不好真的要死不瞑目。
师弋很讨厌这种无法掌控的东西,所以一直以来师弋都对器灵不感冒。
相信修真界持有与师弋一样想法的人,应该不在少数。
也正因为如此,器灵一直都没有流行起来。
也只有像剑修这样的流派,为了控制意剑才弄出来了一个剑灵作为辅助手段。
而剑灵作为天生灵体,反噬使用者的可能性是非常小的。
还记的当年深陷汲魂之地时,师弋就怀疑有器灵作祟的可能。
只是在修真界器灵太不受待见了,所以师弋当时推翻了这个猜测。
师弋不知道拥有器灵的心协镜,在心器当中算个例还是普遍现象。
不过,如果非要在法器之内嵌入器灵的话,师弋一定不会选太厉害的生灵作为载体。
随便搞一个差不多的,将就能用就好。
这样,万一器灵造反,处理起来也能从容一些。
正是有着这样的想法,师弋一直觉得心协镜之内即便有器灵,应该也属于比较普通那一类的。
再加上心协镜一直以来的死板表现,更是佐证了师弋的猜想。
然而,在看到眼前这只狐妖形态的器灵之后。
师弋很轻易就能看出,它的来历很不寻常。
拥有九条尾巴的狐妖,那绝对是大妖级别的存在。
根据记载,这样的大妖比圆觉境修士还要强上一线。
幸亏绝地天通之后,人、神、妖、鬼之间的联系越来越淡。
这些妖物也都因为某些说不清的原因,全部消失不见了。
否则的话,现世绝对不可能像现在这般太平。
说回前言,狐妖一族的源头,起于上古涂山氏。
几乎所有的狐族大妖,都出自这个姓氏。
并且,狐妖不同于其他妖物,上古之时涂山这个姓氏可是相当尊贵的。
世人皆知禹帝之名,对大禹治水三过家门而不入的典故,更是如数家珍。
可是,少有人知道大禹之妻的信息。
没错,大禹之妻是妖而非人,并且她还是一个尊姓涂山名女娇的狐妖。
禹三十未娶。行到涂山,恐时之暮,失其度制,乃辞云:‘吾娶也,必有应矣。’乃有白狐九尾造于禹……禹因娶涂山,谓之女娇。(注释1)
一直以来师弋对上古之事,都有特别留意。
在查阅的大量资料当中,师弋清晰的记得,大禹迎娶涂山女娇的描述。
不止如此,甚至还有名为涂山歌的歌谣作为旁证。
绥绥白狐,九尾痝痝。
我家嘉夷,来宾为王。
成家成室,我造彼昌。
天人之际,于兹则行。
如此一来,基本上就可以确定此事了。
换言之,涂山这个姓氏,在上古之时乃是皇亲国戚。
女娇这涂山女,丈夫乃是大禹,儿子则是作为夏朝开创者的启。
在当时那个年代,称其人一声国母丝毫不为过。
由此可见,涂山这一姓氏的显贵。
并且,大禹作为修真体系的开山鼻祖,其人在修真界也有着相当崇高的地位。
而狐妖作为大禹妻子女娇的母族,也不能将之当做普通妖物来看待。
如果有人敢明目张胆的屠杀狐妖,那绝对会受到修真界的声讨。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粉基地】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当然了,这种事情也不可能发生。
毕竟,绝地天通之后,妖物基本上都已经绝迹了。
提起此时也只是为了说明,狐妖在沾了大禹光的情况下,在修真界有着怎样一种地位。
而如今,竟然有人将狐妖作为器灵,封在器物之内以供驱使。
这样的一种行为,甚至比直接宰杀还要恶劣一些。
这心协镜的主人实在是太大胆了,难道在圣胎境修士所处的地方,就没有人干预此事么。
我真不想当海贼啊 东方守
毕竟,那人炼制心协镜的目的,不可能一开始就奔着打造汲魂之地而去的。
在对敌之中,器灵是很难掩盖的。
而心器作为圣胎境修士的标配,几乎每一个圣胎境修士都拥有。
由此可想而知,心器在圣胎境修士手上的使用频率有多高了。
这种情况下,除非那圣胎境修士一直不动用心协镜。
否则的话,无疑是把狐妖器灵摆在了台面上。
而这正是让师弋不敢相信的一点,这实在是太明目张胆了。
师弋觉得,这种行为如果不是脑抽了,那一定是另有隐情。
至于究竟是什么样的隐情,师弋实在是想破了脑袋也想不出来,线索实在是太少了。
既然想不出原因,师弋索性也没有再去管这些了。
如今,最为紧要的,还是要把眼前的器灵处理了再说其他。
另一边,那九尾狐妖用一双大大的竖瞳逼视着师弋,似乎随时都会扑上来的样子。
师弋对此倒没有多少紧张,毕竟九尾妖狐虽强,但那也是它作为大妖时候的事了。
如今,它只是一个器灵而已。
并且,其主人为了剥离心协镜与本体之间的联系,已经把它的灵智给清除掉一次了。
如今,这九尾妖狐的灵智。
很可能是作为汲魂之地核心,在这段时间重新觉醒的。
可惜,这个时间实在是太短暂了。
外加上耀罗宗等势力的一再妨碍,这九尾妖狐灵智恢复的极为有限。
关于这一点,从它双眼中所展现出来的兽性,师弋就基本上可以断定了。
在血脉分身可以克制心协镜的情况下,师弋根本就不虚这只妖狐。
说句不好听的,对方只是一副空架子而已。
如果它很强的话,那也不会在长廊上,见了血脉分身,直接调头就逃了。
一念及此,师弋控制着血脉分身,直接朝着那狐妖走了过去。
另一边,那狐妖眼见师弋靠近,它的口中发出了示威性的低吼。
不过这对于已经识破了,它孱弱本质的师弋而言,根本无法奏效。
狐妖眼见恐吓无效,直接一爪朝着师弋拍了过来。
师弋见状一个闪身,很轻易就避了过去。
接着,只见在师弋的操纵下,血脉分身双腿一曲。
顺势跳到了狐妖巨大的爪子上,并顺着它的爪子一路向上飞奔。
血脉分身无法兼容修真体系,也就没有报身、法华等诸多保命手段。
再加上,精血少一倍且没有纯化,恢复能力也比师弋这个本体要差不少。
所以,师弋一直都在拿血脉分身当挂件用,从来没有将之拉出来与人正面对抗过。
万一血脉分身有个好歹,师弋非吐血不可。
这是真正意义上的吐血,毕竟血脉分身与本体联系的,实在是太紧密了。
再者自从拥有了雪躯,师弋也不缺随时可以召唤的打手。
不过,就像前番所提的那样,差也要看和谁比。
师弋不会用血脉分身硬怼高阶修士,不过面对这虚有其表的九尾妖狐,那就另当别论了。
毕竟,血脉分身再怎么样,也是一名锻体程度不下于本体的劫修。
转眼间,血脉分身避过了九尾妖狐的两次扑咬。
并顺着妖狐的前肢,直接翻到了它的背上。
眼见咬不到敌人了,九尾狐妖直接控制着尾巴,要想将师弋从它背上给扫下来。
面对九条尾巴的扫击,师弋丝毫不慌。
当年在丸山战场上应付狂兽傀儡,为师弋积攒了大量应付大型敌人的经验。
只见师弋猛的一跃,直接跳到了狐妖的头上。
接着,师弋在半空中使了一招千斤坠。
配合上实身能力所附带的强大自重,直接将狐妖的头给压到了地面上。
原本,师弋还想再给这狐妖来几下狠的。
不过,仅仅只是实身所带来的重压,就已经让它爬不起来了。
可见真如师弋所料,这妖狐现在完全就是一只,中看不中用的纸老虎。
那狐妖起先还挣扎了几下,眼见站不起来果断认怂。
只见它哼哼唧唧把耳朵向后竖了起来,甚至不停地摇起了尾巴。
彼岸浮城 淺淺煙花漸迷離
看到这幅模样,师弋一时也分不清,它到底是狐狸还是狗了。
絕品透視高手 陳穩穩
之前,这狐妖凶恶的样子,现在是半点也看不到了。
寒冰射手之抗日傳奇
对于这狐妖的变脸速度,师弋感到有些无语。
仙戰諸天 風中灰燼
不过,这种情况也好理解。
毕竟,弱肉强食乃是野兽的天性。
打不过那就认输,这在它们看来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只要能够让它们认清谁才是老大,哪怕灵智不高也能够轻松驾驭。
当然,就好像兽群当中的王者,晚年都逃不过被掀下王座的结果一般。
一旦让它们发现你不再强大,它们也会毫不留情的抛弃你。
不过,这些不是师弋现在需要考虑的事情。
在控制了狐妖器灵之后,则意味着师弋获得了间接控制心协镜的能力,而这正是师弋此行的主要目的。
在师弋的吩咐下,狐妖器灵直接将血脉分身送出了心协镜。
出来之后主导权易手,师弋直接收回了血脉分身。
而狐妖器灵则对师弋本人,表现出了些许敌意。
师弋心知,妖类并非只以眼睛分辨他人。
这狐妖器灵可以认出,刚刚的血脉分身就是师弋。
它之所以会有略带敌意的表现,应该是师弋体内的心协镜碎片所造成的。
毕竟,心协镜与狐妖器灵乃是一体的。
由此可知,当年师弋敲下碎片的举动,给它造成了多大的伤害。
不过,事已至此,师弋不可能把碎片还给它。
心协镜碎片虽然是从心协镜本体上扣下来的,但它已经不再是一块碎片那么简单了。
它的价值对于师弋而言,并不会比心协镜本体来得差。
甚至,如果非要让师弋二选一的话,师弋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心协镜碎片。
就在师弋释放气息,打算再修理狐妖器灵一番,好让它听话的时候。
纯良杀手
狐妖器灵又恢复家犬模样,摇着尾巴靠近了师弋,举止显得颇为亲昵。
起先师弋没有想明白,狐妖器灵为何会有如此转变。
直到师弋看到它身上淡紫色妖气的时候,这才意识到自己因为螟虫的关系同样具备妖气。
刚刚随着气息,妖气也被释放了出去。
想来妖狐器灵是注意到了自己身上的妖气,这才会亲昵的粘了上来。
不管怎么样,狐妖器灵能够配合一些,也省了师弋揍它的功夫。
现阶段师弋掌控了器灵,基本算是控制了心协镜。
不过,这还只是间接的。
想要彻底掌控心协镜,师弋还需要将之炼化,而此地很明显不是一个好选择。
在团灭了谭天等五人之后,要不了多久,这些势力应该就会发现端倪了。
师弋需要在耀罗宗等势力反应过来之前,马上带着心协镜离开这里。
一念及此,师弋便要求狐妖器灵,带着心协镜随自己离开。
知道不是师弋对手的狐妖器灵倒也光棍,只见它张开大嘴,一口将心协镜给吞入了腹中。
顺便被它扒拉到嘴里的,还有周围尚未吞入镜中的实体魂魄。
对于它的小动作,师弋没有计较。
毕竟,想一想这狐妖也是蛮可怜的,百多年一直被谭天他们截胡。
就在师弋想到此处的时候,狐妖器灵化为一道白光,直接没入了师弋的体内。
与此同时,整个镜世界开始不断崩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