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jzqk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 大唐之最強熊孩子討論-第268章:只要是你說的我都答應鑒賞-3amma

大唐之最強熊孩子
小說推薦大唐之最強熊孩子
李承乾与杜雅是逃出来了没错。
只是没跑出多久,李承乾的神志就开始有些模糊不清了。
还不等走出树林,李承乾便一头栽倒在地。
这情景可把杜雅给吓得不轻。
她赶忙上前查看。
这时候李承乾已经再度陷入昏迷,并且身体止不住的打摆子。
她伸手轻抚了下李承乾的额头。
这才发现,李承乾的身体烫的宛如火炉一般。
她看了看四周,随后奋力的将李承乾从地上扶起,搀扶着李承乾一路向前行进。
她知道,很快那几个懒汉就会发现她们已经不再房间之内。
届时,以他们那死缠烂打的个性,势必会追击而来。
自己受不受辱的事儿,她已经置之度外了,但李承乾肯定是死定了。
现今,她满脑子都是第一次救他以及他救自己的场面。
“千万要挺住呀……”
“你可是答应了我,要让我与爹爹不必再过流亡的日子了……”
似是听见了她的话。
李承乾微微睁开眼,声音虚弱的回了句:“我答应过的事儿,一定不会忘的。”
闻言,杜雅愣了下,咬了咬嘴唇:“既然答应了我,就一定不许死……”
不知他们在这丛林中穿梭了多久。
白府四小姐
又不知李承乾在中途倒下了多少次。
也就在杜雅筋疲力尽几欲累得昏厥之际,前面终于出现了一座小木屋。
这应该是猎人用于歇脚而搭建的临时住宅。
她脸上一喜,赶忙扶着李承乾走向木屋。
木屋内,只有一张硬板床,以及一个摆放蜡烛的烛台。
她将李承乾扶到床上,随后赶忙寻找能打火的工具。
可找寻了一圈,屋内什么都没有。
看了眼缩成一团不停打摆子的李承乾。
她犹豫再三,最后咬了咬牙,自己爬到了木板床上。
她将身上的衣襟解开,将李承乾紧紧地抱在怀中,用自己的身体为他取暖。
抱着怀中人,她紧紧地抿着嘴巴,眼神复杂。
……
屠戮蒼穹 非常平凡
第二日清晨。
李承乾的烧退了,人也渐渐苏醒。
他缓缓睁开眼,映入眼帘的便是那清秀可人,只要看一眼便让人觉得极为舒适的面孔。
她睡着了,似是做了噩梦般,眉头微皱着,身体不时还会抖动一下。
也直到这时,李承乾才发现自己竟然躺在她的怀里。
而看她衣不蔽体的模样,也不禁让李承乾在脸红的同时又心生感动。
见她动了动身子,马上就要醒来。
害怕尴尬的李承乾赶忙闭上双眼。
看见李承乾闭着眼躺在自己怀里,杜雅似是也刚刚想起昨夜发生的一切。
尤其看见自己衣襟敞开时,两抹绯红悄悄地攀上面颊。
随后她摸了摸李承乾的额头,发现他烧退了这才将他放下。
她下了床,系上衣带,迈步走出木屋。
四处张望了下,又仔细聆听了一番,她才终于找准方向,朝着东边走去。
待她回来时,手里已经多出了一个装满水的残破陶罐。
可正当她满脸兴奋,准备走进木屋之际。
忽然看见,木屋周遭围满了身着盔甲的甲士。
这突如其来的场面将她吓了一跳。
她也顾不上手中清水,丢弃陶罐,就朝着木屋跑去。
可还没等她走到近前,便被两名甲士给拦下了。
那两个甲士面色不善,甚至拔出佩剑抵在她脖子上。
其中一人直接开口质问道:“什么人,何故出现在此地?”
就在杜雅不知如何辩解时,一个熟悉的身影忽然跑了过来。
“军爷军爷,这是我闺女,我闺女……”
看着来人,杜雅满面惊诧。
来人不是旁人,正是杜愈。
而听闻这姑娘是杜愈的女儿。
那两名甲士也不在阻拦,让开了一条通道,任由两人走过。
这时,杜雅才压低声音询问:“爹?您怎么在这?”
“是这群人带我来的。”
杜愈望了眼闺女,眼神复杂:“我们救的,其实是当朝圣上长子,秦王李承乾……”
“什么?”
“秦王李承乾?”
杜雅愣在原地,被震惊的久久未语。
杜愈摇头叹息了声。
莫要说闺女,就连他也是刚刚才知道。
本来,他还真以为李承乾只是个寻常商贾的子女。
但那响当当的漠北巡查史刘旻在见李承乾时的场面他可是看到了的。
末日边缘录
抱着李承乾的大腿,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诉。
那场面着实把他给吓得险些一屁股坐在地上。
谁能想到,自己女儿从河边救回来的家伙,竟能是条搁浅的小龙呀……
当杜雅随着父亲进入屋内时,她看李承乾的眼神非常复杂。
穿越不做妾
昨日宽衣解带,为他取暖时,她甚至都做好了日后嫁给他的准备。
可如今得知,这人竟是当朝圣上的长子。
自己何德何能,又是何种身份,才能嫁给他呀……
难道,就凭着这一份救命之恩?
这份自知之明,杜雅还是有的。
她抿了抿嘴,低垂着脑袋道:“民女竟不知是殿下驾临,若有不妥之处,还望殿下海涵……”
听闻这番冠冕堂皇的话,李承乾不由苦笑。
他在刘旻的搀扶下站起身。
“该道歉的应该是我才对。”
鐵血1933
“我本应该第一时间向二位恩人表明身份。”
“只是见二位并未认出那龙佩,只能装傻充愣。”
“说来我这条命也是你们救得,如有所求我竭心尽力的去满足。”
杜雅摇了摇头,面朝李承乾轻笑了下。
“我们没什么所求的,只是不想在当流民了。”
“这简单。”
“还有什么要求,尽管说出来便是。”
李承乾望着杜雅,一字一顿道:“只要是你说的,我都答应。”
他很希望,杜雅能说出那句话来。
只要她说了,他就一定照做。
只可惜,杜雅到最后也只是摇了摇头,什么都没说。
李承乾紧紧地抿着嘴唇,回头看了眼刘旻道:“让人送他们去长安城,定要好生安置。”
“是!”
刘旻插手应是。
李承乾看向父女二人道:“我这还有要务,不便亲自相送。”
“待到我返回长安之际定会前去重谢二位的救命之恩。”
话落,他深深地看了眼杜雅。
随后便随着刘旻,一同走向屋外。
现在他是真的不能在这里多待了。
他已经听说李世民准备御驾亲征,并给前线将士下达死命令,要血洗东北三番。
李世民固然有时不靠谱,但在大事儿上从来都是说到做到。
他在这多待一刻,就不知道要有多少人死了。
所以,他得赶紧回到前线见李勣。
然后赶紧传书李世民,告诉他自己还活着。